當前位置:19樓書包網 >> 重生商紂王 >>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儒、孫堅等人之死(1)
重生商紂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儒、孫堅等人之死(1)
    “喏。”郭嘉行禮應道。

    雖然一個月時間看似有些短,但他手下諜者組織早就向天下入侵,加上這三個月來,不斷接收董卓手下的諜者組織,所以一個月足夠了。

    “啟稟陛下,臣有事相奏。”見帝子受沒再說什么,許攸咬了咬牙站出來道。

    “講。”

    “前朝中央官員就這樣置著,終究不是方法,臣以為可以主動招收一些人入朝,以安天下之心。”許攸一副慎重的樣子道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也都心中一動,不斷思索。

    商滅漢,那些地方上的官員,已經有了處理方法,很是強硬。

    可那些中央官員怎么辦?

    如楊彪這等人物,雖然沒有為難他們,目前都在家中。

    但接下來如何處理?

    按理來說,應該招收一些人入朝為官,以安天下之心,畢竟這些官員,背后可都不是簡單的,幾乎都代表著一方方大勢力。

    讓這些人入朝為官,也就是安撫了那些大勢力,天下必安。

    可到如今、陛下都沒有動靜。

    連那些地方官員,都好歹有著暫代二字,但這些中央大官,卻仿佛被遺忘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們心中也明白,定是有人坐不住,登許攸的門了,因為也有人登他們的門,只是被他們推脫了過去。

    帝子受目光望向許攸,平平靜靜的目光,卻讓他心一跳,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帝子受手一揮,沒有多說任何話,滿是不容置疑,許攸不敢再多問,隨著其他幾人行禮退下。

    很快,幾人懷著不同的心思、各自離去。

    他們中有幾人不是帝子受一開始的班底,加上各自出身機遇不同,面對如此大事,自然需要作出一些決定、甚至是一些小心思。

    還有,陛下不招楊彪等人入朝為官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讓他們自己低頭求官入朝、以作交易?

    還是有別的目的?

    他們離去,一道氣質普通、長得普通的文士身影出現,向帝子受一禮。

    “繼續盯著他們、收集他們所有的消息。”帝子受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那身影恭恭敬敬地行禮道。

    轉眼,那身影消失不見,帝子受繼續處理著政務。

    如今大商初步一統天下,各種各樣的事務太多了。

    多的似乎無窮無盡,時刻不停的忙、都忙不過來。

    但這卻是帝子受熟悉的感覺。

    相對于打天下,他更擅長和熟悉的,是守天下、治理天下。

    大商如今的局勢,其實比當年他接手的大明、大隋,都要困難許多。

    只有越發了解,才能越發明白那其中的困難。

    大商真的掌握了這個國家嗎?

    帝子受自己都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打破這種困境最簡單有效的辦法,實則就是混亂,諸侯爭霸,大戰連天,才有可能將那些規則、力量全部打碎。

    可惜,他收取天下太快。

    但不如此,他也沒有如今的實力。

    而且那樣還只會損耗十三州的力量,以氣運之力修煉的他、自然也不會愿意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現在慢慢整頓。

    治大國、如烹小鮮。

    這句話一定程度上是沒錯的,但太慢太慢,效果也不能完全體現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治國就是一種博弈、一種掌控。

    一招一招的向敵人打去,要力度強,但又不能讓對方直接翻桌子,即使翻了、也可以一手平息。

    要將敵人打疼,疼到了極限,但又不要他的命,讓他不至于狗急跳墻。

    時時刻刻,挑戰、游走在敵人的底線之上。

    這其中的度,古往今來都沒幾個人能把握好。

    而這,就是帝子受的治國風格。

    從大隋開始,到他當年時刻游走在漢靈帝和世家的底線之上,都是此種風格。

    說白了,就是溫水煮青蛙,當青蛙想跳出來時,已經沒有力氣、跳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越有能力的皇帝,就越能掌握水的溫度,在最短的時間內,讓青蛙跳不出來去死。

    此時,考核一事、以及暫時不招楊彪等人入朝為官,就正是打在那些人、那些力量的底線之上,削弱他們、打疼他們,卻不讓他們翻桌子。

    不一會,一位官員求見,行了一禮道:“啟稟陛下,依陛下的吩咐,三個月來對董卓等人不曾拷問,李儒、王越、華雄、牛輔、孫堅等一共十一人仍是沒有開口歸順,其余人則是主動開口歸順。”

    帝子受神色淡漠,兩息后、淡淡的聲音響起:“將董卓、李儒等人全族、明日當眾處決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那官員心頭一跳,沉聲道。

    帝子受一揮手,那官員退去。

    他繼續處理著政務,仍是那句話,這天下無人不可收為臣子,但同樣、也無人必須收為臣子。

    不臣服,那就去死吧。

    第二天,董卓、李儒、王越、華雄、牛輔、孫堅等一共十一人的全族,被帶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三個月時間,早就夠將他們全族都抓到一起。

    此時,行刑的地方圍滿了人。

    神色各有不同,大部分都是看個熱鬧,心中也只是有些不適應。

    不久前還高高在上的丞相大人,今日就要落的個全族盡滅的下場。

    而其余人,包括沒來的朝廷官員,則是心中有些嘆息和絲絲的畏懼。

    他們再次感受到了那位帝王的冷酷一面。

    不主動臣服者,皆殺其全族。

    何等霸道、冷酷?

    他似乎,根本不在乎什么名聲。

    還有那些如今閑置在家的前漢官員,至今都沒有動靜要招他們為官,一點禮賢下士、求才若渴的樣子都沒有。

    真當是又冷又硬,也傲到了極點、霸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近千人在一起,還都是大人物的全族一起被斬,自然不可能安靜。

    這時,哪怕是一向視這些人為驕傲、自豪的人,不少也不禁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“孫堅,讓你跟陛下作對,好了、此時害得我們全族要盡滅。”

    “兄長、求求你,明兒還太小,你就向陛下低頭吧。”

    “牛輔,你個沒良心的,我將你養大,你卻為了外人、不顧我們全家人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個不孝子、不孝子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

    ·····

    各種罵聲、哭聲,狠狠砸在李儒等人心中。

    誰言大人物沒有瑣事?

    相反,他們瑣事更多,因為他們能影響的更多。

    以往,他們的族人因為他們享受富貴,但真到了生死關頭,連他們妻子、兒女,都不可能真的沒有怨言。

    可他們心中的堅持,讓他們根本在乎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比如孫堅,他三位過命的兄弟死在帝子受手里,他如果投降歸順,如何有顏面去見他們的家人?

    甚至如何有顏面活在這世上?

    比如李儒,他已經是個失敗者,董卓是他岳父、還是他主公、恩主,他如何能歸順?

    也許會對不起家人族人,但心中自有追求堅持的他們,也在乎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寧愿站著死、也不跪著生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豈能在乎那么多?

    家人族人,又怎有自己名節重要?

    倒是董卓,老母已死的他,還真沒有太在乎的人,女兒也是如此,只是閉著眼、默默等著。

    哭罵聲中,近千條性命就此消失,上至這世間絕頂強者,下到幾歲小兒,通通皆死。

    事情結束,無數人心中的復雜更濃了。

    同時,一些人深深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父親,怎么了?”楊家,楊修看著眉頭忽然深深皺起的楊彪,有些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給我們的警告啊!”過了幾息,楊彪有些嘆息道。

    楊修眉頭一揚,看了一眼皇宮方向。

    “六州地方官員只是暫代,我們這些人遲遲沒有收到入朝為官的旨意,又有董卓等人的死。

    看來這位皇上、很快就要有大動作了!”楊彪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父親的意思是、董卓等人的死,是皇上給我們的警告,在接下來的大動作中不得放肆?”楊修皺眉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主動歸順者、死。”楊彪點了下頭,繼續道:“我們這些人可也都是不主動歸順者。

    既然皇上沒有把我們怎么樣,那這一定是一種警告,警告我們、放了我們一次,接下來、不得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霸道?”楊修有些不悅,不把父親等人怎樣,在他看來,是應該的,對方也不敢。

    怎能看成是一次交易、威逼警告?

    “就是這么霸道。”楊彪平靜地說道,似乎一點也不生氣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?”

    “靜觀其變,新朝初立,霸道些無可厚非,所有動作都停了,為父倒也想看看,這位皇上究竟想做什么?想如何對待我們?”楊彪老成持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楊修雖有些不甘、不悅,但還是乖乖應道。

    幾乎在同時。

    荀家在洛陽城的府邸中。

    幾位當事人的對話,意思跟楊彪父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當即,幾人有些皺眉,大局已定,他荀家也該找些機會,進入朝中了,只是此時、情況顯然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陳家、蕭家等等,一方方力量有的猜到了一些,有的、則是不滿,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眨眼,一個月時間過去,這一天朝會上帝子受的旨意,當場震驚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(第一章,求各種支持。)

    ······


手機用戶請訪問【m.aishula.com】,否則會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
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|【進入手機閱讀】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         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
幸运赛车选双胆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