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9楼书包网 >> 重生商纣王 >>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儒、孙坚等人之死(1)
重生商纣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儒、孙坚等人之死(1)
    “喏。”郭嘉行礼应道。

    虽然一个月时间看似?#34892;?#30701;,但他手下谍者组织早就向天下入侵,加上这三个月来,不断接收董卓手下的谍者组织,所以一个月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臣有事相奏。”见帝子受没再说什么,许攸咬了咬牙站出来道。

    “讲。”

    “前朝中央官员就这样置着,?#31449;?#19981;是方法,?#23478;?#20026;可以主动招收一些人入朝,以安天下之心。”许攸一副慎重的样子道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也都心中一动,不断思索。

    商灭汉,那些地方上的官员,已经有了处理方法,很是强硬。

    可那些中央官员怎?#31383;歟?br />
    如杨彪这等人物,虽然没有为难他们,目前都在家?#23567;?br />
    但接下来如何处理?

    按理来说,应该招收一些人入朝为官,以安天下之心,毕竟这些官员,背后可都不是简单的,几乎都代表着一方方大势力。

    让这些人入朝为官,也就?#21069;?#25242;了那些大势力,天下必安。

    可到如今、陛下都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连那些地方官员,都?#20040;?#26377;着暂代二字,但这些中央大官,却仿佛被遗忘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也明白,定是有人坐不住,登许攸的门了,因为也有人登他们的门,只是被他们推脱了过去。

    帝子受目光望向许攸,平平静静的目光,却让他心一跳,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帝子受手一挥,没有多?#31561;魏位埃?#28385;是不容置疑,许攸不?#20197;?#22810;问,随着其他几人行礼退下。

    很快,几人怀着不同的心思、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他?#20405;?#26377;几人不是帝子受一开始的班底,加上各自出身机遇不同,面对如此大事,自然需要作出一些决定、甚至是一些小心思。

    还有,陛下不招杨彪等人入朝为官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让他们自己低头求官入朝、以作交易?

    还是有别的目的?

    他们离去,一道气?#21183;?#36890;、长得普通的文?#21487;?#24433;出现,向帝子受一礼。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他们、收集他们所有的消息。”帝子受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那身影恭恭敬敬地行礼道。

    转眼,那身影消失不见,帝子受继续处理着政务。

    如今大商初步一统天下,各种各样的事务太多了。

    多的似乎无穷无尽,时刻不停的忙、都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但这却是帝子受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相对于打天下,他更擅长和熟悉的,是守天下、治理天下。

    大商如今的局势,其?#24403;?#24403;年他接手的大明、大隋,?#23478;?#22256;难许多。

    只有越发了解,才能越发明白那其中的困难。

    大商真的掌握了这个国家吗?

    帝子受自己?#23478;?#20102;摇头。

    打破这种困境最简单?#34892;?#30340;办法,实则就是混乱,诸侯争霸,大战连天,才有可能将那些规则、力量全部打碎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20182;收取天下太快。

    但不如此,他也没有如今的实力。

    而且那样还只会损耗十三州的力量,以气运之力修炼的他、自然也不会?#25954;狻?br />
    所以只能现在慢慢整顿。

    治大国、如烹小鲜。

    这句话一定程度上是没错的,但太慢太慢,效果也不能完全体现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治国就是一种博弈、一?#32456;?#25511;。

    一招一招的向敌人打去,要力度强,但又不能让对方直接翻桌子,即使翻了、也可以一手?#36739;ⅰ?br />
    要将敌人打疼,疼到了极限,但又不要他的命,让他不至于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时时刻刻,挑战、游走在敌人的底线之上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度,古往今来都没几个人能把握好。

    而这,就是帝子受的治国风格。

    从大隋开始,到他当年时刻游走在汉灵帝和世家的底线之上,都是此种风格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温水煮青蛙,当青蛙想跳出来时,已经没有力气、跳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越有能力的皇帝,就越能掌握水的温度,在最短的时间内,?#20204;?#34521;跳不出来去死。

    此时,?#24049;?#19968;事、以及暂时不招杨彪等人入朝为官,就正是打在那些人、那些力量的底线之上,削弱他们、打疼他们,却不让他们翻桌子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位官员求见,行了一礼道:“启禀陛下,依陛下的?#24895;潰?#19977;个月来对董卓等人不曾拷问,李儒、王越、华雄、牛辅、孙坚等一共十一人仍是没有开口归顺,其余人则?#20405;?#21160;开口归顺。”

    帝子受神色淡漠,?#36739;?#21518;、淡淡的声音响起:“将董卓、李儒等人全族、明日当众处决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那官员心头一跳,沉声道。

    帝子受一挥手,那官员退去。

    他继续处理着政务,仍是那句话,这天下无人不可收为臣子,但同样、也无人必须收为臣子。

    不臣服,那就去死吧。

    第二天,董卓、李儒、王越、华雄、牛辅、孙坚等一共十一人的全族,被带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三个月时间,早就够将他们全族都抓到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,行刑的地方围满了人。

    神色各有不同,大部分都是看个热闹,心中也只是?#34892;?#19981;适应。

    不久前还高高在上的丞相大人,今日就要落的个全族尽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而其余人,包括没来的朝廷官员,则是心中?#34892;?#21497;息?#36864;?#19997;的畏惧。

    他们再次感受到了那位帝王的冷酷一面。

    不主动臣服者,皆杀其全族。

    何等霸道、冷酷?

    他似乎,根本不在乎什么名声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如今闲置在家的前汉官员,至今都没有动静要招他们为官,一点礼贤下士、求才若渴的样子都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真当是又冷又硬,也傲到了极点、霸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近千人在一起,还都是大人物的全族一起被斩,自然不可能安静。

    这时,哪怕是一向视这些人为骄傲、自豪的人,不少也不禁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孙坚,让你跟陛下作对,好了、此时害得我们全族要尽灭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、求求你,明儿还太小,你就向陛下低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牛辅,你个没良心的,我将你养大,你却为了外人、不顾我们全家人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不孝子、不孝子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

    ·····

    各种骂声、哭声,狠狠?#20197;?#26446;儒等人心?#23567;?br />
    谁言大人物没有琐事?

    相反,他们琐事更多,因为他们能影响的更多。

    以往,他们的族人因为他们享受?#36824;螅?#20294;真到了生死关头,连他们妻子、儿女,都不可能真的没有怨言。

    可他们心中的坚持,让他们根本在乎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比如孙坚,他三位过命的兄弟死在帝子受手里,他如果投降归顺,如何有颜面去见他们的家人?

    甚至如何有颜面活在这世上?

    比如李儒,他已经是个失败者,董卓是他岳父、还是他主公、恩主,他如?#25991;?#24402;顺?

    也许会对不起家人族人,但心中自有追求坚持的他们,也在乎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宁愿站着死、也不跪着生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岂能在乎那么多?

    家人族人,又怎有自?#22909;?#33410;重要?

    倒是董卓,老母已死的他,还真没有太在乎的人,女儿也是如此,只是闭着眼、默默等着。

    哭骂声中,近千条性命就此消失,上至这世间绝顶强者,下到几岁小儿,通通皆死。

    事情结束,无数人心中的复杂更浓了。

    同时,一些人深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父亲,怎么了?”杨家,杨修看着眉头忽然深深皱起的杨彪,?#34892;?#30097;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我们的警告啊!”过了几息,杨彪?#34892;?#21497;息道。

    杨修眉头一扬,看了一眼?#20351;较頡?br />
    ?#20658;?#24030;地方官员只是暂代,我们这些人迟迟没有收到入朝为官的?#23478;猓?#21448;有董卓等人的死。

    看来这位皇上、很快就要有大动作了!”杨彪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的意思是、董卓等人的死,是皇上给我们的警告,在接下来的大动作中不得放肆?”杨修皱眉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主动归顺者、死。”杨彪点了下头,继续道:“我们这些人可也都是不主动归顺者。

    既然皇上没有把我们怎么样,那这一定是一种警告,警告我们、放了我们一次,接下来、不得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这?#31383;?#36947;?”杨修?#34892;?#19981;悦,不把父亲等人怎样,在他看来,是应该的,对方也不敢。

    怎能看成是一次交?#20303;?#23041;逼警告?

    “就是这?#31383;?#36947;。”杨彪平静地说道,似乎一点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?”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,新朝初立,霸道些无可厚非,所有动作都停了,为父倒也想看看,这位皇上究竟想做什么?想如何对待我们?”杨彪老成持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杨修虽?#34892;?#19981;甘、不悦,但还是?#24616;?#24212;道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。

    荀家在洛阳城的府邸?#23567;?br />
    几位当事人的对话,意?#20960;?#26472;彪父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当即,几人?#34892;?#30385;眉,大局已定,他荀家也该找些机会,进入朝中了,只是此时、情况显然?#34892;?#19981;好。

    陈家、萧家等等,一方方力量有的猜到了一些,有的、则是不满,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眨眼,一个月时间过去,这一天朝会上帝子受的?#23478;猓?#24403;场震惊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(第一章,求各种支持。)

    ······


?#27809;?#35831;访问【http://www.29292962.com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|【进入手机阅读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        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幸运赛车选双胆技巧